小说520 - 科幻小说 - 初唐小卒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差距

第六十八章差距

        在被老者猜出自己是府兵身份之后,在场的人都很是惊讶。

        王焕和徐贵昌更是有点意想不到“徐英兄难道你真的是府兵?”

        看着这两人如此模样,徐云雁摇了摇头“不是!我可不是府兵。”

        徐云雁刚说完自己不是府兵,那一个说徐云雁是府兵的老者急忙对着徐云雁一拜“倒是老朽在这里唐突了,见过这位大人。”

        大人?

        这一称呼又让在场的人一愣。

        “这是何意?”

        徐云雁有点儿惊讶,这老者看着徐云雁有看看旁边的人压低了声音,用仅靠近的几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声。

        “大人,你脚上穿的可是官靴。”

        “坏了,失误了,把衣服换了下来是没错,可是自己穿在脚上的靴子正儿八经的和铠甲配套的虎头赞金靴,这一下子自己倒是没有注意到,被老者注意到了。”

        徐云雁现在相当的无奈,怎么就弄成了这么一番情景?

        自己以为如此年纪轻轻能够将自己的身份隐藏的很好,可谁知被这老来成精的家伙一眼就看出了自己隐藏的身份?

        古人的智慧真的不是盖的!

        这个老者一说完,徐贵昌和王焕猛然之间看向徐云雁脚上的靴子。

        一双布鞋前头有一个金属质的虎头,这个可是正儿八经的武将才能够有的标配吧。一般的府兵就是一双普通的布鞋,你让他们穿如此华丽的靴子有点儿不现实。

        徐云雁看到众人看向自己的鞋子,知道要遭,尴尬的笑了两声“我说我不是府兵吧?你们不信,现在信了?”

        在徐云雁这么说了一声之后,这老者也很是识趣,对着徐云雁躬身一拜“那小老儿就不在这里叨扰了,等到无人的时候再去拜访。”

        小老儿说了一声之后对着徐云雁和王涣徐贵昌三人再次一拜,而这三个人也是急忙回礼。

        无论现在是怎么样的身份,读书人的起码礼节还是知道的。

        此间事了,徐云雁脚底抹油,开始开溜,而徐贵昌和王涣怎么会放过徐云雁呢?

        就在来到隐蔽位置之后,王涣和徐贵昌总算是将徐云雁堵住了。

        “徐英兄啊,你可是骗我们骗的好惨,没有想到你居然是一个官身,还亏了我们两个把你当一个普通人,一个劲的在这里劝你去参加科举考试,没有想到你现在就已经有官身不用参加科举考试了。”

        徐云雁那个尴尬呀“我没有说我是当官的呀,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这个鞋子是我在北地捡的,正好合脚。”

        徐云雁抬起自己的脚比划了比划,而王涣和徐贵昌一副看白痴的样子看着徐云雁“你以为我们傻呢?这东西还能随便捡,而且普通人穿着如此装扮,被有心人发现了,可是会惹麻烦的,您就乖乖的招了吧,你绝对是当官的。”

        徐贵昌和王涣你一言我一语在这里拮据着徐云雁,徐云雁最后谈了一口气“那就说实话吧。”

        很快徐贵昌和王涣就看着徐云雁从怀中摸出了一个小物件。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当官的才能够用的鱼符,你还说你不是当官儿的?”

        “在下就一个区区九品小官儿,有必要如此惊讶吗?”

        徐云雁继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九品小官?你糊弄我们呢,你这明显就不是文官,你这鞋子是武将一列,你这武将还能够品级低了?你还有两个护卫呢。”

        徐贵昌这么一说,立马将他和徐云雁碰上的经过告知王涣之后,王涣也是双眼放光。

        “对!你有护卫,怎么会是九品武将呢?更何况这九品武将也不可能让你如此轻而易举的离开军营吧。

        更何况你口口声声说你不是府兵,你的确是北地口音,却去淮南道楚州盐城,是不是立了功封赏你的?”

        这古人的智慧不是盖的,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三言两语就推测出了自己现在的情况,徐云雁只得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当乖宝宝,饶着手指求原谅。

        “两位兄弟,我真的不是有意骗你们的,说实话吧,我就是一个八品的陪戎副尉,在北地稍微有一点儿战功,这不是安家安置到了楚州盐城去了吗?

        我带的那一个女孩,真的是我妹妹,亲妹妹!

        那两个也不是我的护卫,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同村的兄弟,在战乱当中,俺们都没有家了结伴而行,一起去楚州盐城过活讨日子了。”

        徐云雁这样一说,总算是安辅助了两个人。

        虽然还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没有想到你这运气这么好,现在都是八品官了,可比我们提前一步入了仕途。”

        王涣刚这么说了一句之后王涣突然一拍大腿。

        “哎呀!怎么就如此的不巧呢?这样徐英兄就没有办法去洛阳参加我妹妹的婚礼了。”

        这一下子徐贵昌很是好奇“兄长这是何意?难道徐英兄去了盐城之后再去洛阳,赶不上了吗?”

        “我说妹夫啊,你怎么这点常识都不知道?武将被安排到一地之后没有命令是不能够随意离开的,这上头可是管理的很严的,要是你敢冒然离开,说不定会给你套一个谋反的罪。”

        这一下子徐云雁有点儿惊讶了“还有这样的事情?看来自己以后在盐城要老老实实的,没有命令,可千万不能够从盐城离开,不然真的一不小心出了盐城被有些人发现了,给自己安上一个谋反的罪名,被一刀咔嚓了,可就亏大发了。”

        这徐贵昌和王涣的消息可是把徐云雁吓了一跳,不过很快的徐云雁就打定决议“既然这样,那在下就提前在这里恭贺王兄和徐兄喜结连理了,以后有机会来楚州盐城,我招待你们。”

        徐云雁以为这样就能够打发两人,不让两人在对自己的身份产生怀疑的时候,徐贵昌和王涣突然转变了嘴脸,一副想要知道徐云雁在北地到底立了什么功,怎么如此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官位的时候,徐贵昌却突然问了一句。

        “徐英兄一直没好意思问,不知道您今年贵庚呀?”

        徐云雁弱弱的说了一声“刚十七。”

        这一下子徐贵昌和王涣又在旁边吐槽了起来。

        “还有没有天理了?”

        徐贵昌比了一个十八,王涣比了一个十九的手势后在那里呜呼哀哉。

        虽然惊讶于徐云雁的品级,不过还是答应帮他保密,对外一致称呼九品。

        /68/68958/18493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