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科幻小说 - 初唐小卒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四章问题人士

第一百七十四章问题人士

        有些事情小孩儿说出来可以说是童言无忌,要是成年人说出来,那就是成年人的灾难了。

        在月儿不停的追问着徐云雁刚才到底干什么?怎么如此软绵绵像个娘们儿之后,在场的其他人懂得的估计也就赵氏和徐云雁麾下那四个旅帅。

        至于高父孙父这点儿定力还是有的,牛吃草和牛上山确实有点儿懵懵懂懂不甚明白,不过这个场景也够滑稽的,那四个正在低头扒饭的旅帅实在是忍不住了,不知是谁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瞬间将手中的碗筷放下。

        “都督我吃饱了,我出去了。”

        在他说完之后徐云雁脸色有点黑“翟鹏你别急啊。”

        只是翟鹏没有站住,反而是更快的向着前方跑了过去。

        徐云雁刚来这里叫了翟鹏一声,再扭过头来看张那三个陪着翟鹏笑的家伙之后,这三个家伙也是立马脚底抹油开溜。

        徐云雁那尴尬呀,随机异性阑珊的“我也吃饱了。”

        准备起身离开,不过好在这里吃了饭的功夫,总算是恢复了一点儿体力。让徐云雁不至于连回自己的房间都那样软绵无力。

        不过就在徐云雁刚进入自家院落大门的时候,身后跟着的一道靓丽的身影可是把徐云雁吓得直打哆嗦。

        看着羞红着脸,低着头跟着自己一起过来的梅静静,徐云雁尴尬的说到了“静静咱们这样是不是不合适呀?”

        梅静静有点不知所措“官人,难道你是嫌弃静静了吗?”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徐云雁急忙在这里摆着手和梅静静说着绝对不会嫌弃她。

        “可是官人,你不是说今天要让我一直陪着你的吗?”

        梅静静说出这句话之后,徐云雁恨不得自己抽自己几耳光,知道刚才自己一时情急,或者说是什么上头说出了一些了不得的话语,可是自己的实力自己清楚,想要履行自己的承诺是办不到的。

        现在都这个样子了,在一晚上还不要了自己的老命了?

        徐云雁看着自己说完之后梅静静在那里有点儿不知所措,随机在这儿说了起来“我是害怕被人说三道四的。”

        这明显就是言不由衷的话语,梅静静却没有反驳,反而是觉得有点在理,不过梅静静还是红着脸说到“可是官人,咱们定下婚事没有成亲,你就三番两次的往我的房间当中跑,还那样对人家,难道就不怕被人说三道四吗?”

        得!

        这可真的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看来自己今天晚上真的要把命都给丢了,随机徐云雁叹了一口气。

        “那咱们就安安静静的休息一晚上吧。”

        这下子总算是让梅静静留下了,徐云雁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好在果然如徐云雁所想,两人都累了,并没有让自己付出性命这样的事情出现。

        两人或者说徐云雁自己总算是得以松了一口气,就这样一觉睡到天明,不过刚天亮了起身之后发现梅静居然没有在自己身旁,徐云雁大吃一惊。

        “怎么了?难道是昨天晚上自己对梅静静太过冷淡,离家出走了吗?这是闹的又是哪一出?难道自己就如此的悲剧吗?”

        徐云雁刚这样想着,就听到门外有动静,刚要有所准备就发现是梅静静。

        梅静静作为以后的女主人,现在虽然还没有上位,可也尽到了一个女人该做的事情,给徐云雁打来了洗脸的水,催促徐云雁快点洗刷,一边催促一边说着。

        “官人,要早点儿起来了,这已经快到中午了。”

        “什么?”

        听到这一句话,徐云雁大惊失色,自己一直培养的时间生物钟怎么在这里彻底的混乱了?难道是自己昨夜在那里纠结了半夜到底要不要再发生点儿什么?耽搁时间了吗?

        不过徐云雁没有理会这时间到底是什么样子,自己现在已经将盐铁转运司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到妥妥当当的了,现在应该是同当地县衙商量着盐田规划事宜,应该不会有人这么不开眼,在这种时候找自己的麻烦吧。

        就在徐云雁这么想着的时候,牛吃草这个昨天只是在宴会上见了一面的汉子,突然之间慌慌张张的闯入了徐云雁的府邸当中大喊着。

        “少爷不好了,来了很多人在咱们盐田当中闹事啊!”

        “什么?”

        这一下子徐云雁可是惊讶了“这是谁?这么不开眼,在整个楚州地界之上,楚州刺史和自己这么熟,而且自己是仅次于楚州刺史的大官盐铁转运司的盐铁转运使,手下还有超强的军事力量,是谁这么不开眼,居然敢和自己作对?”

        徐云雁这样想着,火急火燎的穿上了自己的铠甲从铠甲旁边抄起自己的战刀,对着牛吃草就说了起来。

        “走!随我去盐田,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敢来我的盐田闹事,不知道这是陛下看中的东西吗?”

        徐云雁刚说完带着牛吃草就快速的向着盐田方向赶来,而他麾下那几个旅帅还在院落当中有一搭没一搭的在那里切磋着,美其名曰是相互之间切磋切磋武艺。

        实际是实在是没有什么事情了,你怨我我怨你都在说昨天晚上笑场,让自己没有吃饱的事情。

        就在他们在这里笑闹的时候,看到徐云雁一身甲胄的出来了,大吃一惊,不过徐云雁一招手他们就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急忙穿上自己的甲胄,拿着兵器随着徐云雁一道向着徐云雁前进的方向行驶。

        没有多久,徐云雁一行来就来到了海边盐田位置,果然一群明显就不是什么贩夫走卒,反而像是文人墨客一般穿着华丽服装的人在哪里指指点点。

        还有一些人在这盐田当中走过来走过去,在那里挥舞着手中的扇子,不知道说这些什么,而旁边那些赵家村的村民想要和他们说什么或者是让他们赶紧走,居然被他们围在一旁,蹲在地上无能为力。

        看到这个徐云雁更是火冒三丈。

        “这是哪来的公子哥?居然跑到盐田来撒野?”

        /68/68958/184939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