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科幻小说 - 初唐小卒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扯虎皮拉大旗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扯虎皮拉大旗

        想要解决办法,首先要想到需要用什么样的方式。

        就在这一众和自己都有关系的女人在自己的旁边双眼放光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徐云雁心中那叫一个得意。

        不过孙宁却是一板脸“你们干什么?天天的这么不要脸!”

        孙宁刚说完,其中一个大胆的看着孙宁说道。

        “头领,您是我们大家伙的头,那我们跟着你卖命,怎么也得给我们一点儿甜头吧。

        我们又不是天天的去霸占您的相公,我们只是七天才霸占一次,而且次次都和您在一起,您怎么还说我们不要脸呢?”

        这一个人说的很好很强大,瞬间让孙宁脸面无光,她要再说他们不要脸,那自己是不是也是不要脸了。

        为了自己的相公,让自己的姐妹去做这样的事情。

        不过孙宁脸色难看的时候,徐云雁突然一拍手,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有了!想要解决我们的后勤补给就要找到能够给我们提供的地方,而能够在此地给我们提供的那就是西突厥原本的部族。”

        徐云雁刚说完,孙宁心中一喜。

        “难道相公恢复记忆了吗?都能够叫出此地的方位了。”

        徐云雁摇了摇头。

        “没有啊,这不是和你们在一起天天的听你们所说大概的,我也在心中勾画出了一副地形图吗?”

        徐云雁这样一说,孙宁总算是将心放在肚子当中。

        可不要他们天天的胡作非为最后徐云雁恢复了记忆,那个时候多么的尴尬。

        不过就在孙宁在那里不知道想什么小九九的时候,徐云雁接着说了起来。

        “现在的突厥部族每一个都人数比我们要多,而想要去他们的部族当中获得我们需要的,就需要乔装打扮一番。”

        “如何打扮?”

        孙宁没有说话,孙小宁急忙在旁边问了一句,看看有什么样的方式能够达成徐云雁的安排,而徐云雁呵呵一笑。

        “很简单,只要我们伪装成唐军。”

        “唐军?”

        这一下子,孙宁等人不由得一愣,那可是名义上不和她们同一个阵营的。

        “这个合适吗?”

        “我们又没有见识过唐军有什么不合适的?”

        在孙宁说话之后,徐云雁看着她解释着。

        “我们是没有见识过真正的唐军,难道这突厥部族,尤其是在这么远的位置的突厥部族能够知道唐军是什么模样的吗?”

        徐云雁一句反问,让其他的女人陷入沉思,而孙宁却是在那里忧心忡忡的,心中暗自嘀咕着。

        “其实刚才我们说的没有见过唐军也就罢了,难道你还没有见过吗?你可是唐军当中有名有姓的大将军啊!”

        不过就在孙宁在这里忐忑的时候,孙小宁等人确实欢呼叫好。

        “头领的夫君,不愧是头领的夫君,想是就是妥当。在帐篷当中那样厉害,在现实当中同样是这样的厉害。”

        这些人毫无顾忌的在徐云雁面前说起了段子,让徐云雁很是疑惑的看了看他的夫人。

        难道她们就是如此的

        放荡不羁吗?

        徐云雁的模样让孙宁摇了摇头,最后很是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姐妹们。

        “你们可以了,不要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了,现在抓紧收拾收拾,按照夫君说的去准备唐军的一应物件儿,咱们去骗骗这些小部族。”

        不过孙宁刚说完徐云雁就挥挥手。

        “何须如此麻烦,你们都穿着甲胄呢,我只要在稍微化化妆穿上一套比较得体的衣服,我们一路前去,高调的在他们能够看到的地方露面儿应当就能够达成我们的目的。”

        徐云雁刚说完,孙宁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

        “夫君这是要唱一出空城计?”

        徐云雁点点头。

        “对的,空城计!现在执失司利被唐军打败了,想必他们是没有任何胆量在和唐军对抗的吧?

        在考虑到执失司利被打败了,唐军深入北地,无论怎么说他们也要掂量掂量,再和唐军为敌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欺负我们唐军人少一时爽,不过唐军大军开拔过来怎么办?”

        徐云雁刚说完自己的考虑,孙宁嘴角带笑。

        “那一切都按夫君说的去做。”

        很快的,这一行十几个人护卫着徐云雁,浩浩荡荡的向前行去。

        本来他们要抄着小路躲避着突厥人的,可是在有了徐云雁的安排之后他们决定冒险试试。

        虽然有人担忧试试就逝世。

        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很快的就在前方发现了一个不是十分大的部落,而那一个部落也是正在向北转

        场寻找新的草场,以求能够活下来。

        草原已经不是他们赖以生存的草原了!

        在他们刚驻扎的营地当中,那些孩童总算是能从马匹上下来,在草原上跑跑跳跳,活动活动自己身体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孩子指着远方大声的说着。

        “那边那边好像有人来了,而且那样貌那气势不像是我们突厥人呢。”

        这一个稍微大点儿孩子说了这么一声,其他的孩子害怕了,急忙躲到一旁。

        在草原上要是碰到了和他们不是一心的人是很有危险的,更何况他们族中青壮大部分都被他们的可汗抽调走了,至于结果如何?虽然这些孩子们不知道,可是营地当中看着那些年轻的妇人和那些稍微年纪大一点的人愁容满面的样子,就知道绝对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更何况突厥战败的消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已经传遍了突厥的草场,可能是跑掉的那些人,有人返回来之后不停的散播消息吧。

        又是一点无心之失。

        在这接孩子找地方躲藏的时候,营地当中那些人总算是被他们异样的举动惊到了,抓住一个就问到。

        “你们这慌慌张张的是怎么回事?出什么意外了吗?”

        一个年纪稍大点儿的抓着孩子问了一句,而那孩子急忙指着远处。

        “那边,那边有人来了,而且穿着铠甲,而他们的样貌根本就不是我们突厥人的样貌。”

        在这孩子说说这一句话之后,那一个抓着他的

        年纪大的急忙顺着孩子的手的方向向外看去,这一看了不得了,大喊一声。

        “不好了,不好了,唐军来了,唐军来了!”

        在这一个人如此大喊大叫之后,瞬间营地当中炸了锅了,他们现在最害怕的就是在他们突厥可汗带领的突厥士卒被唐军击败之后,唐军来找他们的麻烦,而现在唐军真的来了,营地当中瞬间乱哄哄的,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哭声。

        营地当中的青壮已经不多了,大部分都是妇孺孩童,他们能够怎么办?

        这营地当中的动静也总算是营地当中最德高望重的人反应过来,从帐篷当中出来看着远处。

        “不要乱,大家伙不要乱,唐军不是我们突厥草原上的士卒,他们不会滥杀无辜的,我去问问他们,看看他们有什么要求的,只要按照他们说的去做,唐军是不会为难我们的。

        我去看看这些人到底是来我们这里要做什么事情,要是他们要求不过分,我们就同意了吧,能活着,能为我们部落留下一条根也是不错的。”

        “阿玛爷爷注意安全。”

        “你们放心吧,我还算是有点见识了,不会有事的。”

        那一个被叫做阿玛爷爷的年老的突厥人点头向前走去的时候,其他的人聚拢在那一个缺了一条胳膊的突厥汉子旁边。

        “族长,我们真的要向唐人妥协吗?我看着远处来的唐人不多,只有十几个,难道我们还打不过他们吗?”

        几个稍微

        年轻一点的仅存的部落当中的青壮这样一说,而那族长摇了摇头。

        “就算我们打败了他们,他们回不去,和他们的大部队会合不了,那唐军就会来找他们,等到来找他们的时候,那个时候唐军的大部队可是不会和我们仁慈的,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唐军根本不缺!

        而我们呢?现在能够拿得出手的不过是一些宰杀牛羊和那些射不了多远的弓箭,对唐军来说,我们完全就是不设防的存在,为了我们的不足能够活下去,更是为了你们几个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必须如此选择了。”

        在这族长如此一说之后,那几个小青年点点头“一切听组长的话。”

        在那阿玛爷爷从营地当中出去之后,徐云雁示意旁边的孙宁不要动。

        “你们在这里给我压阵,可不能靠的太近了,要是你们靠的太近,他们看出你们是女的,在联想到草原上那让人闻风丧胆的一直由女性组成的队伍可能你们的身份就要暴露了。”

        徐云雁刚说完,孙宁就在旁边点头。

        “放心吧,我们还不相信你吗?一切按照你所说的去做。”

        在孙宁说完之后,孙小宁急忙说着。

        “您放心,您是首领的夫人,我们听从你的命令的。”

        “这是哪和哪?我怎么成了首领的夫人了?我是首领的夫君!”

        徐云雁强调一句,惹得众女哄然大笑,这莺莺燕燕的一幕让徐云雁很是无奈,不过还是探手提醒一番

        。

        “你们注意,可不要再出任何的动静引起对面的注意,要是真的暴露了,我们这些人可是不够他们塞牙缝的。”

        “知道了,知道了。”

        这些女人一个劲儿的在这里嘀咕着,让徐云雁很是没有脸面,不过最后还是孙宁一扬手中的马鞭。

        “你们这些贱皮子,天天就知道起哄调戏我的夫君,你们都给我老实一点,可不要再露出任何的麻烦,不然的话你们就天天晚上在外面给我们守着,天天听那让你们难受的声音,看看能不能够难受死你们。”

        这一下子孙宁总算是拿捏住了他们的七寸,让她们不再说什么。

        听到孙宁对她们的威胁,徐云雁很是无语的摇了摇头之后,单人独马向前去和那走出营地的突厥老者会面。

        等到两人碰到一起之后,徐云雁趾高气扬很是得意,突厥老者无奈,低姿态开始询问。

        “使者来临不知所谓何事?”

        徐云雁看着他,淡淡一笑。

        “我们要统计一下你们部族的人口。”

        徐云雁还没有继续说什么,那老者就用谦卑的语气说着。

        “不知天朝统计人口如何?”

        “安排收缴一部分的赋税,你们应当知道,执失司利已经战败并且殒命,三十万突厥兵马跑走的不足千人,草原现在已经是我大唐的草原了。”

        “是是是。”

        徐云雁刚说完,这老者急忙在这里附和着“那不知道上使需要些什么东西充当赋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