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科幻小说 - 初唐小卒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再战狼王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再战狼王

        夜晚在草原上总是会有一些游荡的生物的。

        当然,这些生物并不是徐云雁他们一行骑兵,反而是气势恢宏,眼中闪烁着让人胆寒绿色光芒的狼群。

        在这些狼群在狼王的带领之下,向着远处一支骑兵队伍追去的时候,徐云雁可是怨念深沉。

        「怎会如此,我好像人品不咋地吧,以前在草原上夜间也不是没有行进过,可是何曾碰到过这样规模的狼群,就算是真的碰上狼,三五只十余,只不过是给我们送肉来了,可是这近百只狼和我们骑兵数量相当,而且听着他们不停的叫唤着,四处有可能还有更多的狼向着此处会汇聚,这到底是什么事儿啊?」

        虽然徐云雁很是无奈,不过还是不停地催促着自己的战马,载着自己向前快速的行进着。

        不过徐云雁向前行进,他身后的士卒看着徐云雁都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同样是根本不在意眼前出现的狼群。

        就这样跟随着徐云雁一起向前快速的行进着。

        他们的将军都不在意,他们要是在意,还不一定会被将军如何的看轻了。

        一旦被他们的将军看轻了自己,以后会不会被自己的将军针对?谁虽然自己的将军又不会难为自己,可是时不时就说一说你看看他无能怎么着的,这也挺丢人的不是?

        徐云雁看着自己身旁的士卒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也不由得有点儿感动。

        「看看这就是我徐某人的兵,他们依然不惧,根本不畏惧即将要到来的敌人,这才是精锐应有的表现。」

        在徐云雁如此感慨一句之后,不由得更是打定决心。

        「他们都没有怕,我怎么能够怕?他们都没有离开,我怎么能够离开?我要和他们一起一路向前冲。」

        只是徐云雁并不知道这一个美好的误会会是让他们如何的尴尬。

        徐云雁一个劲儿的往前冲,他身旁的士卒跟着徐云雁同样是一个劲儿的往前冲。

        他们没有去考虑什么,更没有第一时间将跟在他们战马四周那越来越多的狼群驱散开。

        不过等到徐云雁他们骑乘着战马奔行一段距离,战马也有点儿疲劳了,需要停下休息一番的时候,四周的狼已经不下数百只了。

        看到如此情景,徐云雁勒住了自己的战马,而他身后的士卒同样是随着徐云雁的动作将战马紧急的拉停,然后几个小头目快速的来到徐云雁身旁。

        「将军,我们接下来是继续去往莱恩城,还是在此地安营扎寨一番?」

        在这些心腹们问出自己接下来要如何抉择的时候,徐云雁看着他们说着。

        「没有想到你们的胆子这么大。」

        徐云雁一句话说的这些士卒们一愣一愣的。

        「这是几个意思?怎么还他们的胆子大?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让他们的将军觉得他们的胆子大了?」

        就在他们如此愣神的时候,徐云雁看着他们再次说了起来。

        「难道你们的胆子不大吗?这么多的狼围着我,你们都依然不惧。」

        在徐云雁总算是给出答案之后,眼前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种大眼儿瞪小眼儿的感觉。

        「这就是他们胆子大的来源了,好奇怪呀!他们的将军都不害怕,他们敢害怕吗?」

        看着这些人没有给自己解答,反而一副是看着自己又看看四周的样子,徐云雁脑补了一番。

        「没有想到你们根本不在意这些狼群,那好,现在我们的战马也累了,再向着莱恩城行进估计也办不到了,而且这狼可能越聚越多,现在让

        本将看一看你们的勇武,到底如何去将这些狼全部消灭吧。不然等到这狼越来越多,我们也

        有可能是被他们围困的,蚁多咬死象的道理,想必诸位都是知道的。」

        在徐云雁说出这句话之后,这几个头目根本就没有任何不满的,反而是在徐云雁面前点着头。

        「放心吧将军,我们现在就去,一定按照将军所说将他们彻底的消灭了,省的在我们面前给我们添麻烦。」

        徐云雁一安排,眼前这些人看着徐云雁根本不在意狼群的样子,随机看向四周,招呼着和自己一起的那些士卒们集合在一起。

        只是这十个小头目将徐云雁带领的上百个骑兵分成了十个小方阵之后同时看向徐云雁。

        「将军,我们前去消灭狼群,不知道将军的安危该当如何。」

        在他们问话之后,徐云雁看着他们呵呵一笑。

        「我的安危你们还用担忧吗?只管去将狼群解决,我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更不会坐看你们去战斗,而坐享其成,我会和你们在一起。」

        徐云雁这一句话更是让眼前这些骑兵对他尊敬有加。

        「看看,这就是我们的将军,这就是我们跟随的将军,他说的如此认真,我们就跟着他,绝对不会出任何危险的。」

        骑兵对抗狼群,虽然有先天性上的体型上的优势,不过在灵敏上面还是稍微有点差距的。

        徐云雁也不是没有对抗过狼群,当然这是以前的时候。

        在徐云雁对抗狼群命令下达之后,他眼前的士卒毫不畏惧,对着徐云雁选定的目标方向就冲了上去,一边冲一边大声的叫喊着。

        「你们这些草原上的狼就算是再凶猛,能够凶猛过我们吗!你们不过是四条腿的动物,而我们坐下的战马和你们一样都是四条腿的,看看这四条腿的结果如何,你们充其量只能够是给我们送肉的罢了。」

        一些士卒如此吆喝着,而徐云雁也是得意洋洋的,他没有想到如此对抗狼群的时候,他麾下的骑兵还有这么充足的战斗力,要是让别人知道骑兵在对抗比他们数量多少好几倍的狼群还能够如此生龙活虎,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徐云雁他们也没有让那没有见识过的人失望,他们气势恢宏的杀向狼群,这让那些狼们惊讶了。

        这好像不符合实际情况啊!

        他们你不是没有在草原上攻击过和他们为敌的人类,怎么这些人类完全和他们所感知当中认识的那些人类不一样呢?

        以前一听到自己的吼叫,人群可是炸了锅了,当然不是针对我们攻击,而是想着怎么逃命。

        可是这一次怎么不一样了?

        不过就在这些狼疑惑的时候,徐云雁已经一马当先杀入狼群当中。

        在他不住的挥舞着手中的兵器的时候,一颗由绳索穿过的狼牙从徐云雁的手腕处露了出来。

        那别样的气息让靠近徐云雁的狼顷刻之间低着头,将尾巴夹在两腿之间怪叫一声之后向旁边让开。

        这一幕更是刺激的跟随着徐云雁的骑兵心中大是开心。

        「看看,这就是我们将军,连狼见了我们将军也得夹着尾巴灰溜溜的逃跑,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冲上前将这些敢于和我们对抗的敌人彻底的消灭。」

        就在这些人如此想着的时候,徐云雁又一次扬起了手中的武器,将那些急于逃命的狼消灭掉一只,而他身后的人更是气势十足,随着徐云雁不住的攻击着。

        这超乎想象的对于狼爆发出的战斗力,让狼群都没有反应过来,不过这别样的狼王的气息总算是引起了那一只带领着这些狼前来找徐云雁一行人麻烦的狼的注意。

        那一头明显体型比其他的狼稍微大一点,但是和战马相比还是像是小孩子一般的狼王再次向前奔跑了几步,来到一处稍微高一点的

        石头上摆着姿势大声的叫了一声。

        随着他的喊叫现场突然为之一静,众人看着前方那在石头之上嚎叫着,而且那背影正是天空当中的月亮的狼,不由得瞬间开心起来。

        他们没有害怕,也不会害怕,他们的将军已经展现了他作为一个武将该有的勇武,而他们身后的士卒总不能被他的将军比下去吧?

        就在他们如此想着的时候,徐云雁对着前方一指。

        「将士们目标在那里,冲上前解决狼王,这些狼就会散掉的。」

        不知道是谁这么喊了一声,他们虽然没有在草原上过多少的日子,可是在草原上组建了一个部落之后,他们的部落里面经常有草原上的商队往来,他们会带来各种各样的消息,无论是正统的消息还是小道消息,有一些总是让他们有所收获的,而这解决狼王就能够驱散狼群的消息也是他们在这里面听到的。

        在发现这狼王之后,徐云雁不由得精神大振。

        「咱们一起上,看看谁能够斩了这只狼王,只要斩了他的本将重重有赏。」

        随着徐云雁这一道命令,原本已经气势恢宏,士气高昂到极点的骑兵再次向前快速的对着正在石头上咆哮一声之后,扭过头来准备冲锋的狼冲了上去。

        狼王看着下方那些应当是自己的食物,但却是因为各种原因居然能够从食物变成猎人的骑兵,不管不顾的就冲了上去,虽然这场景有点儿搞笑,不过实际就是这样的众多骑兵对着狼王冲去,而狼王也对着这些骑兵冲了下来,不管谁碰上谁,他们总要分出一个谁强谁弱了。

        就在这两支队伍即将要碰撞的时候,跟在徐云雁身旁的那些小头目们更是在徐云雁身旁说着。

        「将军你都说了谁能够解决狼王,你就好好的奖赏一番,这是要将狼王让给我们,可是你怎么能够冲上前去抢我们的狼王呢?这个是要将狼王据为己有,可是你刚才说的要奖赏我们啊!」

        有一个人说出了他的疑惑,顷刻之间就有人更是在那里符合着,想让徐云雁不要针对这狼王,而这冲到半路的徐云雁突然愣住了。

        「这是几个意思?我只是说了这么一句,你们就当真了?

        不过你们当真了也好,我也要当真了,我也想去解决这狼王能够将财宝留下不少,省的你们让我多给一点财宝难道不行吗?」

        徐云雁这半开玩笑的一句话让现场再次哗然起来,让这激烈碰撞的战场暂时之间为之一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