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科幻小说 - 初唐小卒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殿下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殿下

        初唐小卒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殿下新来的衙役并没有想到米家两姐妹还如此的牙尖嘴利。

        看着她们乐呵呵的笑着「没有想到两个小妮子还如此牙尖嘴利,不过这又何妨,只要是你们回去好好的伺候伺候我们公子,说不定公子腻歪你们的时候,我们也能够享受享受,那个时候我们就不计较你冲撞我们的事情了。」

        「无耻!」

        「下流!」

        米丽和米朵分别怒斥一句,而李承乾站了起来,厉声呵斥。

        「你们是怎么回事?当街强抢民女去给你们的公子作妾?好大的胆子。」

        「不是做妾,是做奴隶。」

        这衙役头在李承乾发话之后也没有觉得任何不妥当的,还是自顾自的说着他们的打算,根本就没有注意李承乾这明显是关中口音的话语,会不会是京城来的,或者是有什么底气。

        在衙役要抢人的时候出言反驳一声的都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李承乾出言之后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虽然米家两姐妹安下心来,觉着由李承乾出面他们不会有问题,可是这些衙役在不知道李承乾的身份之下,还是面露猥琐表情,向着米家两姐妹靠来。

        这吓得米家两姐妹不住的躲到秦怀玉和李承乾身后,而这一下子也让这些衙役们暂时止住脚步,看着他们出言嘲讽着。

        「这两个小妮子,找了两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男人,就想要作威作福,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西南。

        这可是皇帝老儿都管不着的地方,说了算的就是我家县太爷。」

        「是吗?」

        只是这衙役刚说完,李承乾冷哼一声,对着秦怀玉使了一个脸色,秦怀玉上前一步。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说陛下管不着西南,那我们管不管得着啊?」

        秦怀玉说出嘲讽衙役的话,从怀中摸出一面令牌,在他们面前晃了晃。

        大大的奋威将军令牌将他们吓了一跳。

        虽然这些人不知道奋威将军是什么样的品质,可是一旦扯上将军两个字,就比他们的县太爷的官职还要大,有可能要和他们的刺史大人相同品级了。

        这些衙役突然一愣,看着眼前拿着令牌的人胆战心惊的,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

        「小子,就你这年轻的还想要冒充将军,也不看看你几斤几两,哪一个将军不是年近半百?

        看来你这也是偷的令牌吧,今日爷出门真是开心,不但能够抢回公子所要的两个女娃娃,让公子开心开心,还能够捉到一个冒充将军的。来呀,给我上!」

        秦怀玉看到这些人如此一说,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不知死活!」

        秦怀玉说话的功夫再次将自己的令牌翻了一个个,这一下子大大的天策卫三字让这些人直打哆嗦。

        「这怎么可能?眼前这人怎么可能是天策卫的将军,不过不是天策卫的怎么会拿着天策卫的令牌?」

        至于天策卫令牌另一面的应当是营长的称呼,正好配套奋威将军,虽然在天策卫当中以团营连排等职务称呼,可是在大唐的律令之上,可是没有这些品级的,只能够对应上相同品级的将军。

        秦怀玉看着他们知道自己是天策卫的时候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将令牌往怀中一收。

        「现在知道怕了,知道怕了,你早干什么去了?你这现在也不是胡作非为怎么没有害怕,见了我们就害怕了?」

        「这……」

        衙役一时之间语塞,不过这个衙役头目在那里踌躇不前,他旁边的小弟却是说着。

        「老大管他们干什么,谁知道他们是真是假,就是一个令牌,咱们也

        可以做一个。」

        「对对对。」

        这个衙役头目再听到自己的小弟劝解之后也是一拍手。

        「你说的对,太对了,就应该按照你所说的去做。」

        这衙役扭过头来恶狠狠的说着「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冒充天策卫!」

        这一句话可是把秦怀玉等人又一次逗笑了。

        其他的衙役在自己的衙役头发话之后,更是随着衙役头目上前一步,看着秦怀玉等人,一副要将他生撕活剥的样子,而秦怀玉看了看李承乾,李承乾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在这些不服王化的地方,想要用身份压住他们不大可能行了,只能够等着侯大将军带兵来此,让他们见识见识,陛下到底能不能够管到这里再说吧。」

        李承乾刚说完,秦怀玉一挥手,躲藏在四周的人齐齐出手,不单封锁了进出茶馆的道路,还将这个茶馆当中的衙役通通的放翻在地上。

        这一下子现场哗然了,茶馆当中的人都在那里害怕着想要外出。不过看着凶神恶煞堵在门口的人又退了回来,虽然他们很好奇如此年轻就如此杀性,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不过猛然之间想到刚才这衙役反驳的这人应当是假冒的天策卫,那又是什么东西?

        穷乡僻壤的一些人是不知道这些消息的,不过怎么听怎么像是军队当中的称呼,谁让他们的陛下以前当过天策上将?

        而且刚才那一个年轻人还有一个令牌写着将军。

        这是陛下安排人来给他们主持公道的?

        就在这些人这么想着,茶馆外面那些看热闹的却是顷刻之间鸟兽散。只是一边跑一边哎呀呀的喊着出事了,等各种不一而足的话语到处散播着消息。

        秦怀玉和李承乾听着门外喊着那乱七八糟的消息,不由得脸色一黑。

        「我们是来给你们主持公道的,你们还如此编排我们,这是闹哪样?」

        秦怀玉无奈的对着李承乾拱手「殿下,稍安勿躁,我这就惩戒他们。」

        不过一句殿下,秦怀玉和李承乾身后的米家两姐妹吓坏了。

        殿下之后可是了不得的称呼,除了陛下的儿子就是一些王爵才能够称呼殿下,眼前这一位是哪一个殿下?

        虽然很好奇眼前的殿下是谁,不过米家两姐妹却并没有过多的考虑这殿下能够如何帮助自己,反而是忧心忡忡的看着,因为变故而在门外到处乱窜的人。

        看的那些古怪的话语引来了城池当中的兵丁,看着那些虽然有的穿着唐军铠甲,可有的却是穿着民族特色服装,可是都拿着兵器的身影,米家两姐妹担忧起来。

        这可如何是好?

        「就算是你们身份尊贵,他们要是不听,我们也没有办法呀,我们长辈也算是在本地有头有脸的理正,可是在出现变故之后,谁管他是什么样的身份,在这些兵丁面前不过是一个玩笑罢了。」

        米朵刚说完米丽就在旁边附和着「是呀是呀,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躲起来吧,我和我姐姐就是在上一次躲避了他们才活到现在的,不然的话早就被他们捉住,现在也变成一具尸体了吧。」

        米朵和米丽你一言我一语让李承乾的脸色相当的难看,看着他们淡定的说着。

        「不用担心,我们这边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的,你们只管放心就是。」

        只是李承乾刚保证完了,眼前那些兵丁却是对着衙役们所在的茶馆挥手。

        「上!将这些敢攻击县衙的人全部拿下,按谋逆论处?如此张狂在县城当中行凶你以为自己是谁呀?天王老子吗?」

        那兵丁头目喊了一句向前,而秦怀玉大喝一声。

        「大胆!我是天策卫秦怀玉,家父秦琼,本

        将奉命来此,你们想干什么?」

        在秦琼喝出这一句话之后,在场的人不由得再次一愣。

        秦琼这一位可是很多人都知道的。马踏黄河两岸锏打三州六府。

        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而且还是当朝国公大将军。

        在秦怀玉喊出他的名号之后,米丽和米朵相互对视一眼,不由得有点儿惊讶了。

        这一位将军居然是当朝国公的儿子,而且据他们那有限的脑容量思考,肯定是能够继承国公的爵位的吧,不然不至于喊出他爹的名号,而他旁边这一位公子被称为殿下,更是一个了不得的存在,不由的心中安定下来。

        城外还有众多的唐军将士还有一个大将军,难道这些人还能够翻起浪花来?

        不过就在米家姐妹放松了警惕,这个衙役头虽然被控制住了,却是冷哼一声。

        「不要听他们的,他们是假冒的,要是真的是当朝国公的公子来此怎么会不带着侍卫,就这么几个人跑来了,肯定是假冒的,只是想在我们这里打秋风罢了。」.

        在这衙役头目一说之后,原本被秦怀玉的名号镇住但是不敢有所异动的兵丁们又一次眼中冒出贪婪的光。

        并不是贪婪秦怀玉,而是贪婪秦怀玉身后那两个娇滴滴的姑娘。本来就长得相当的标志,又穿着特色的衣服,怎么看怎么让人流连忘返。

        「我们见过大胆的,可是没有见过你们这样大胆的,竟然还敢认一个国公当父亲,你要是说你是国公的女婿都还有点儿可能。」

        李承乾在他们如此一说之后,上前一步「我还真是一个国公的女婿,你们要不要见见我的国公老丈人呀?」

        李承乾突然之间在衙役们要翻脸攻击的时候来了这么一出,让场面为之一松,而一些看热闹的人不由得更是在旁边议论纷纷。

        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在此地县太爷掌控的地盘上如此的肆无忌惮,难道真的是国公的儿子和国公的女婿吗?

        而这些兵丁也是有了和李承乾玩闹一番的心。

        「哟,你是国公的女婿,说说你那国公老丈人是谁?」

        「我那国公老丈人很简单呀,侯君集侯大将军呀。」

        在李承乾刚说完之后,这些兵丁们笑了起来。

        「侯君集侯大将军?你骗谁呢?谁不知道侯君集侯大将军就一个女儿,而且是嫁给了太子殿下。」

        在这些兵丁喊出太子殿下之后,李承乾很是没有自觉的点了点头。

        「对呀,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是当朝太子殿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