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网游小说 - 电影世界的旅者在线阅读 - 第16章 立地成圣【求收藏,求推荐】

第16章 立地成圣【求收藏,求推荐】

        项楚松听到了,脚步一刻不停,头也没回,径直上了车。

        好吧,陈俊有些无奈。

        见面就相信一个人那种状况或许只存在小说里,要是这种大佬一见面就相信他,或许也不会到令各国药企公司忌惮的程度。

        不过若是他回去确认一番的话,应该打消一些他心中疑虑,不过陈俊还是必须拿出真凭实据,或是足以打动他的东西。

        而能打动这种医药大佬的是什么,当然是药品啊。

        早在客轮上面的时候他就想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他的老本行药品不就能够拯救成千上万,甚至以亿计的人吗?

        作为接受过现代医疗培训的医生,他深知现代迭代更新出来药物有多强。

        说句不客气的,陈俊觉得能换个功德系统的话,这救人的功德能让他立地成圣了,还费什么劲努力,直接证道顶峰。

        “走吧。”拉起王佳芝的手,两人回家。

        “没有成功吗?”王佳芝问道。

        “没有成功,但也没失败,过两天还要去他那里走一遭。”

        “嗯。”

        王佳芝发出一个没有用的语气词,不知为何,她觉得两人平静的日子快要被打破。

        ......

        两天过去,陈俊已经打听好了,然后目标明确的直奔项家。

        “将这张名片送给你家主人,他知道会怎么做。”

        陈俊将名片给站在项家门口的看守,待看守走后,又无聊打量起这座大气庄重的古老建筑群。

        不愧是大资本家,低奢内,就是够壕......陈俊暗自吐槽。

        这时看守走了过来,手里名片没了,脸色也板着,“我家老爷说了,不欢迎你。”

        陈俊错愕当场。

        不欢迎他,这搞错了吧,如果项楚松在项玉堂哪里确认后,对他的疑虑应该会消失大半,怎么会连门也进不去?

        他就不想看看他的依仗吗?

        难道跟他在这摆谱呢?

        也不看看什么时候,国破家亡,他可没工夫和他耗下去。

        “你确定?”陈俊再问了一遍。

        “我确定,我家老爷亲口说了,不欢迎你。”

        听守再答一遍,陈俊的脸色顿时冷起来。

        这趟他还非要进去看看,到底是他有眼无珠,还是那后世种种事迹都是假的。

        “先生不能进去。”看守伸出手阻拦陈俊。

        嘭!

        看守应声倒下,以头抢地瞬间昏迷。

        另一个看守见到此状,立马敲了旁边的警铃,然后飞身一拳打向陈俊。

        陈俊身子一避,轻易躲开,他也一拳回敬过去,那人被击中下巴顿时昏迷。

        推开项家大门,已经有七八个家兵护卫的角色瞬时冲来,将他包围,其中还有位陈俊熟悉的人。

        “是邝先生?”

        姚范有些惊奇,对于这位医术超绝的青年他印象很深刻,尤其是当初还能躲过他一掌,这不简单。

        忽然,一位管家样的角色急匆匆赶来,在姚范身边耳语几句,他眼神转而变得古怪,“邝先生请回吧。”

        “我要不回呢?”陈俊向四周扫视,想找到项楚松所在。

        姚范很平静,“若是不回,别怪我们不客气。”

        “这回我还就要见见这位闻名天下的资本家,看看他心是不是黑的。”

        “那好邝先生,我也不欺负你,咱们一对一手下见真章,过了我这关,自然能见到项先生。”

        说完,姚范冲了过来,一记有凶又快的掌印带着腥风直拍陈俊面门,左手暗中不可察的一缩。

        强大的综合格斗技能令他注意到了这点,恐怕姚范打着以掌打开局面,左手化拳佯攻的心思,一旦中招,就是狂风暴雨般的连续打击。

        陈俊往左跨步,身子微斜,右拳微弓饶过掌印,作尖锥状猛扎姚范喉结。

        咽喉重地,触之即死。

        姚范心中一凛,脊背毫毛倒竖,完全没想到陈俊的出拳速度竟如此快,角度也极其刁钻,攻人要害。

        他下意识侧头一避,但忽然一道恶风紧跟扑来,姚范余光中瞥见那是一记势大力沉侧踹,攻的是腰腹,同样要命。

        嘭!

        姚范飞身一闪,腰际还是被摩擦而过,火辣辣的疼,像是被烙铁烫过。

        “就现在。”

        强压下疼痛,姚范见陈俊下盘有一丝重心不稳,贴身黏上,一掌平铺像一张纸样也刺向陈俊咽喉。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陈俊嘴角勾勒出一丝嘲讽,右脚后缩,身子也跟向后缩,右手打算以掌刀切过去。

        但下一秒,陈俊却不敢动了。

        因为姚范指间的一张刀片尖峰指着他的脖颈,那股锋寒刺入肌肤,他能感受到。

        “你耍我!”陈俊眯着眼睛。

        姚范的刀片再进一步,快要触及皮肤,他无悲喜道,“怎么叫耍?我手上的难道不是手上功夫吗,你应该庆幸我掏出的不是一把枪!”

        “好,好得很。”陈俊点点头看着他。

        “抱歉!”姚范摇摇头。

        “说实话,邝医生,我这个大老粗挺佩服你的,邝先生也爱惜你这个人才,但你的目标太离谱了.....听我一句劝,回去吧,改日再来或许有希望。”话尽姚范收起了刀片。

        “来个屁啊,老子以后都不来了。”

        “我就不信我开发的药物在各国眼中没有价值,等日后老子成功,你们项家就拿出大笔专利费来求我吧,放心老子一毛都不会卖给你。”

        陈俊骂骂咧咧转身就走,心中却在倒数。

        如果这个民国西药大王眼界如此之窄的话,不敢承担他身份的风险,算他看错了人。

        话语也只是激将,他怎么会把自己开发药品给外国人,到头来剥削国内呢?

        只不过他要好好选择一个有实力,有担当制药企业,并不是仅仅只为了他自己。

        说实话真的要结交一个权势势力,再借势干掉易默成的话,项家并不是很好的选择,各国列强才是,而理由还是那个,他不想自己提前研发的药物反过来剥削国内。

        到了这个时代他想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十...九....三...”

        “等一等。“

        后面终于响起那道熟悉声音,陈俊停住脚步,转身看向项楚松。

        “你的激将法很有效,而说实话我至今还不不能查清楚你的身份以及背景,不过我想赌一赌。”

        “赢了,于国于民算我尽到了自己一份力,输了算我项某人有眼无珠,怪不得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