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网游小说 - 电影世界的旅者在线阅读 - 第19章 壮烈抗棺

第19章 壮烈抗棺

        玩笑归玩笑,姚范还是给陈俊制定了时长半年的训练,不知这是不是他的报复。

        陈俊欣然接受,能够获得傍身技能总比没有的好。

        但令他意外的是,课程培训除了原先那几项,还增加了情报学,化妆术,表演,战术学,武器使用等。

        这越发令陈俊觉得姚范此人身份不简单,可他没说,他也没问。

        连续四个月的训练,陈俊的体能虽有所提升,也具备一定了军事素养,但距离一名高级杀手的标准,还相差甚远。

        这些日子姚范看在眼里,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陈俊综合格斗技能很扎实,身体对抗性进步飞快,就连学习他的片刀术也极其快,但在枪法方面就惨不忍睹,完全是一个平庸新手。

        十米之外,打靶基本看运气,能有一两颗子弹落在靶子上就已经算是好成绩了。

        而相反,王佳芝在枪法方面就展现了惊人天赋。

        无论是枪械种类知识烂熟于心,还是手枪射击方面,十米之外,一个不落都落在靶子上,至于具体环数,基本在五环以内。

        枪法仅仅是王佳芝天赋的一种,在情报学,化妆术,表演,密码等方面她都可以说有过人之处,碾压陈俊不是问题。

        真的,当姚范每天看着王佳芝一副小媳妇模样黏在陈俊的身边,他都想嘲讽他一番。

        不过这话他还是压在心中,毕竟他从项楚松哪里得知到陈俊是怎样一个人,价值有多么大。

        对于这段时间陈俊的表现,他也有些心生敬意。

        陈俊对于训练专心致志,所花的时间多,但在每天待在药厂的时间更多。

        有时他撞见陈俊,药厂的那些高级技工,高薪聘请过来的人才都对他赞叹不已,张口闭口都是邝老师,邝先生,哪怕上年纪的人也不例外。

        他们是真心佩服陈俊。

        “姚老大,今天我事情比较多,就训练到这里吧。”

        姚范也没拒绝,他制定了时长半年的训练计划,按照这种进度完成绰绰有余。

        而且他也知道要陈俊处理的事情都是大事。

        可王佳芝怎么又走了,他有些无奈。

        “裕民,你今天又要去药厂培训员工吗?”

        “嗯,你先回去吧,别把学校里的功课落下。”

        陈俊点点头,没说这次要和项楚松一起约见英|国人的消息。

        盘尼西林已经进入药厂量产阶段,至于什么临床,检验啥的在这个时代基本简略过。

        项楚松已经利用自身外国的势力在一些中小的国家进行注册专利,但是像列强国家专利还是被卡住,哪怕他控制外国空壳公司也没用。

        他们都知道这是一块肉,谁都想来咬一口,甚至是整个吞下去。

        无奈只好联合强势列强以同盟,英美这两个国是首选,而这也已经是第三次谈判了。

        第一次因狮子大开口不欢而散,第二次双方试探底线,仍以项楚松这边不能忍受条件失败。

        陈俊不知道外国人给了项楚松什么条件,但他承受的压力肯定巨大,这也是他主动拒绝知道详细条件的原因。

        “项大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受伤了。”

        来到指定地点,陈俊看着项楚松左手绑着绑带,疑惑不解。

        “没事,出了一点小意外。”

        项楚松笑了笑,他身旁那随行的西装革履秘书却不忿道:

        “邝先生,项先生前些天遇到了杀手,险些送命。”

        陈俊一惊,抬眼道,“洋人干的?”

        项楚松犹豫了下,还是点点头,“不要紧,他们喜欢玩这招,大不了我把这条命给他们,可这罪人我项楚松当不了。”

        “抬出来!”项楚松微微一喝,院子里七八个大汉抬了一台西式棺材出来。

        陈俊心中剧震,肃然起敬。

        却见项楚松笑着摇头,“效仿前人,徒贻笑大方。但我之决心,宁玉碎,不瓦全,邝兄弟可敢与我一同赴宴?”

        “舍命陪君子,如何不敢。”陈俊当即应道。

        外国人或许因利益行暗杀手段,但在自己的正式晚宴搞这种小手段就是不体面,是令人嗤笑的事情。

        项楚松知道这一点,才是有了效仿左宗棠抗棺之举,陈俊心中暗自思付。

        下午,法务,谈判,律师,药品检测等等到齐有五十余之众,陈俊与项楚松及其背后军|政利益集合体等人员,一行人浩浩荡荡直奔租界而去,后面七八个汉子抬着的棺材更显壮烈威仪。

        到了宴会地,租界往来的外国人都被惊呆了,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状况。

        宴会看守看着如此情形,忙不迭通报领事和主管人员。

        这种时刻外面这五十多人没有一人退却,反而昂首挺胸,热血滂湃。

        当外国领事,一大堆药物谈判人员,利益代表团体听到看守的消息,一下子陷入沉默当中,面面相觑,久久无言。

        什么叫傲骨,这就叫傲骨。

        这个世界上真有如此不怕死之人吗?

        宴会开始,无人关心菜品的质量如何,看着项楚松与一众利益代表大佬,谈判人员走进会议房间,陈俊犹如一个平凡的药品检测站在旁边默默观看。

        不公布他是药品研发人,是陈俊的请求。

        名声太大在这个时代是一件令人睡不着觉的事情,与其整日惦记被人暗杀,不如在暗中当推进一切的幕后黑手。

        谈判持续了六个钟头,咖啡反复送进房间。

        等待整个事情完结后,到了项家陈俊才向项楚松寻问,“结果如何?”

        “幸不辱命,这次他们做出了一些退让,在我们能接受的范围内,所以各方大致确定了意见,但具体事务还要花很多时间持续谈判。”

        一项涉及到全球的药品利益分配不是简单的事情。

        “只是这其中我们要耗费不小的代价。”项楚松又叹道。

        “别,千万别告诉我具体,这压力我承受不了,心会痛的。”陈俊调侃道。

        可以预想,不仅利益要联合两大列强来形成同盟,其中国内利益也要被分配,要不然仅仅以项楚松形成不了这么强的能量。

        就看看,这两个月国内各大报纸头条都报道了项楚松的事情,就知道这背后牵扯到了多少利益。

        陈俊没兴趣知道这些,因为他已经完成了他的初衷,为这个时代正遭受病魔折磨的患者尽到自己一份力。

        “项大哥,还有什么事情吗?”见项楚松没有离开的想法,陈俊问道。

        项楚松看看周围,低声在陈俊耳旁耳语。

        听完陈俊面色狂喜,“此言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