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网游小说 - 电影世界的旅者在线阅读 - 第29章 刀来!【求收藏,求推荐】

第29章 刀来!【求收藏,求推荐】

        “大哥,大姐这里有座位。”

        火车上空位不少,傻根走的快,寻到了个靠窗的位置,兴奋的向他们招招手。

        “你就坐在傻根旁边吧,这小子挺喜欢你的。”

        傻根装作看向窗外,脸在发烫,也没敢语言,待闻到一股香风钻入鼻子里,那脸就更红。

        王丽白了陈俊一眼,安然坐在傻根旁边,又对他的样子感到好笑。

        这傻小子好像从来没见识过女人的样子,而对面则恰恰相反,嘴里花花长得那么俊,看样子没少祸害良家。

        陈俊也对傻根感到很有趣,那种样子就像是六七十年代传统西北作家书中出来的人物,对于姓的萌发具有强烈冲动。

        他将行李放在脚下,吉他包像个人样躺在旁边,好像很宝贵似的。

        “等等这里有人了。”

        王薄走过来,身边也没了小叶,看着陈俊旁边的空位,“少糊弄我,没人就放了你的吉他,让开我要坐。”

        陈俊笑呵呵道:“这吉他很贵重,离不开眼线,这里空位很多你可以再找个。”

        “如果我硬要坐呢?”王薄也发了狠,厉声道。

        “大哥,你做我这里吧。”傻根站起身道。

        “傻根坐下!”

        “如果你硬要坐,我们就再选座位!”王丽起身直面王薄。

        “你还要玩到什么时候?我错了还不行吗?以后我都听你的!”王薄语气弱了下去。

        “这句话以前你说过多少遍?走不走?“

        陈俊知道她是担心王薄看上了傻根辛辛苦苦挣的六万块。

        “哎哎哎,出趟门不容易,别闹别扭,兄弟坐到我这边来。”

        左边位置,一位高大壮实,脸带胡茬的汉子一把将王薄拉了过去,但气氛着实尴尬,傻根一副想问不敢问出口的样子。

        陈俊知道这位就是反扒大队的警察,途中早就盯上了王薄,王丽两人,现在正在做确认工作。

        “借过,借过!”

        过道上又来了一位年迈拄拐的老年人。

        陈俊听着这莫名熟悉的声音,打眼一扫,得,又来了一位。

        “小伙子,我年纪大了,腿脚不好,这里的空位让我这个老人家挤一挤!”

        “老人家多少岁了?”陈俊一把扶住胡黎。

        “七十有三了。”

        “古稀啊!”陈俊给王丽使了个眼色,“我家爷爷也没这么大。”

        “今儿我与老爷子有缘,我带您去找找别的座。”

        “我找了没有。”

        陈俊能够感受到他身体的颤抖,就像是真的老年人一样不堪。

        “跟我来,就是了。”

        陈俊强势拉过胡黎,他也跟真软骨头一样无力反抗,跟着他走。

        “小伙子,你要带我去哪啊?”

        “这不就是到了吗?”陈俊穿过两个车厢,指着上面的牌子,“这里有暖气对身体好,还有乘警能够随时照顾你的身体。”

        “你说我是不是特别为你着想?”

        “谢谢啊。”胡黎戴着老花眼镜躬身,心中直骂娘。

        “不客气,敬老爱幼是我国传统美德,我去和乘警谈谈,老爷子在这等着哈。”

        陈俊装作进了小包厢,半分钟出来哪还有什么老年人。

        “放心我会一个个把你们送上‘救赎’之路的。”他看着空荡荡的周围笑了笑。

        回到原位,王薄安分坐在左边位置上,没占他的位置,这时气氛好了许多,坐了下来,陈俊才有心思环顾周边。

        逼仄,杂乱,拥挤,烟雾缭绕,各色皮鞋,泡面,打牌,骂骂咧咧,古怪异味。

        火车上是展现一个众生相的地方,也是烟火之地,陈俊即便没有大偷练就出来毒辣眼光,也能发现许多目光的窥视。

        好的,坏的,中立的,毫无疑问他们已经被盯上。

        而傻根.....还在傻乎乎的睡觉,如小孩一样幻想着那个天下无贼的乌托邦。人知鬼恐怖,鬼晓得人心毒,人心啊往往是最复杂的东西。

        另一个豪华包厢内。

        “黎叔,你怎么空手而归啊?”小叶用指甲刀修剪指甲,心不在焉问道。

        “放屁,就那个弹琴的小孩,怎么会让黎叔失手?”老二不屑道。

        “我是失手了,还打眼了,被那小子玩了一回。”胡黎卸去妆容,露出中年的容貌,“你们猜这么着,这小子把我带到了乘警那边去了。”

        “黎叔你被他识破了?”小叶兴奋道。

        “应该没错,眼睛确实够毒!”

        “你兴奋个啥门劲吗?”老二不悦看着小叶,“不过是被走了些运气而已。”

        “老二,不能这么说,还是有些才华的,就是没看清晰具体。”

        “这样,老二你去验验他的成色如何,记住这是叫你干这个,这趟车不打猎!”

        “小叶,你去验验那匹狼。”

        ......

        路途遥远,陈俊只是睡了两三个小时,待睁开眼,前面的傻根已经不见了,王丽还在睡觉。

        在火车上离开不过是那几个原因,他离开位置去找,却没发现左边在睡觉的王薄瞬间睁开了眼睛,小心跟了上去,而等王薄走了,壮汉警察也睁开了眼睛,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

        “傻根你在干什么呢?”陈俊看着远处中车厢的傻根。

        “大哥吃泡面。”傻根咧嘴一笑,完全没见到旁边袭来的两人手里举着热水壶。

        呲~

        烫,傻根赶紧捂着胸口。

        “你没事吧。”

        老二上前拍拍傻根的身体,用衣服反盖住他的头,口里使劲的吹气,后面四眼绕到后面,手中的刀片对准那军绿色布包。

        “傻根你没事情吧,怎么能随便撞人呢?”

        后面陈俊死死扣住那只手,岂不料那只指缝间的片刀匹练般削向他的手腕,刀刃粼光四射。

        陈俊面无表情,双腿微曲,脚步迸发出去与地板摩擦发出嗤地一声,身形如掠过地面的鹰隼,手指趁势勾住傻根,一脚将他踹了车厢门出去:

        王薄双手接住了快要趔趄的傻根,而傻根拿开遮挡在头上衣服,抬眼惊奇道:“王薄大哥,你怎么在这呢?陈俊大哥呢,俺刚才听到他声音了。”

        王薄高大的身子挡住细微的车门缝,“啊,你陈俊大哥和王丽大姐在位置上叫你呢,赶紧去吧,我在这抽会儿烟。”

        “好嘞~”

        看着傻根离去的身影,王薄一口恶痰吐在地上,“看你还不死?”,随后打眼往那里面一扫,蓦然瞪大了眼珠子。

        “刀来!”

        里面传来低声一喝。

        ......

        刀刃再次挥出,割破空气,锋刃快速平行切过陈俊的脸庞,削下几根毫发。

        陈俊不管不顾,拳头作尖锥状,戳中四眼的手腕,脚步微移,肩膀一挺荡开后方袭来背心的一拳,旋即再一蹬地,迅猛倒退,左手一记肘击顶向后面的肥肉。

        “啊~”

        老二发出一声闷哼,面目扭曲,看着近在咫尺的身影反而激发心中的狠厉血气。

        手臂向后腰一甩,手里不知何时已经套上了一只指虎,老二双眼圆睁,奋力一踏,接着摩擦力道,窝心拳就像炮弹样向靶心脊柱轰了出去。

        陈俊看不见后背,却感觉一道恶风扑杀来,身子前倾,近乎本能的脚尖一拧,人如开弓之箭快速避过这一击。

        好机会!

        四眼眼前一亮,心中大喜,看着失去重心的陈俊,忍住手腕处发青肿起来的血包,片刀裂空,从上到下撩向胸膛。

        后脚跟向后抵住,陈俊双眼一眯,看着划来的刀片,一掌向四眼手臂平切过去。

        肉掌对刀刃?

        四眼嘴角上扬。

        可霎时那肉掌缝隙间却闪烁出了寒光,陈俊低声一喝:

        “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