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网游小说 - 电影世界的旅者在线阅读 - 第42章 小偷家族

第42章 小偷家族

        警告一番后,陈俊在街边买了四块可乐饼,然后才回了家。

        这个时间点已经快6点多了,处于秋季,天空已经入夜,走在破烂的巷子中,建筑物遮挡造成黑布隆冬的,五米之外看不清人影。

        可在前面不远处,却闪烁一点点微亮光芒,“小鬼头,快点。”

        光源随着那人手臂的摇晃,声音也传了出来,陈俊知道他是谁,却没改变步伐。

        前面胡子发白,身材瘦小的中年人是他的大叔,柴田治,根据他所说,陈俊是他在偷窃的一辆带中国字的车子时,见车主对他不管不顾,意外抱来的。

        同时他还给他取了一个rb名字,叫做伊藤俊。

        万幸没有叫做伊藤诚,而刚开始得知的这个名字的时候,陈俊吐槽不能,明显感觉到了来自系统的恶意。

        “小鬼头,叫你走快点你不走。”柴田治没舍得打他头,拍了拍他的肩膀。

        跟着他进入屋,是传统的日式建筑,只不过里面的空间极为逼仄,各种东西杂乱没有秩序的摆放在各个地方,就连堂内只有一张吃饭的矮桌。

        陈俊早已习以为常,一扫过去,包括他在内堂内有五个人,一头银丝的老妇人坐在角落呢喃,旁边一位面容清纯动人的少女枕在她的腿上眯眼。

        “开饭了,柴田赶紧端菜。”

        小厨房旁钻出一位身材丰|腴的妇人,动作麻利的端菜上桌,她是信代,是柴田治的同居人,而非妻子。

        说来这个家庭非常奇葩,妇人信代与柴田治偷情,其丈夫莫名死亡,两人就同居在了一起。

        白头发的老妇人初枝看上去是他们的妈妈,但其实是柴田治与信代两人看其可怜,在路边捡来的,少女亚纪则是老妇人带她来到这个地方的,在名义上装作是信代的妹妹。

        这所家庭没有一个人有任何血缘联系,但连陈俊也不得不承认各自相处的很融洽,连接了无声的羁绊。

        桌上的菜,说不上丰盛,但品相上看去非常诱人,每人面前都放着一碗肉汤。

        “开动了!”

        在美食面前各自都透着兴奋劲,只有陈俊脸上很平静。

        柴田治摸摸他的头,“没有发烧啊,最近你怎么了,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我看是他是到了青春期,肯定是喜欢上了学校的女同学,上次我在澡出来的时候,还见他盯着我的**看呢,不知道有没有做些坏坏的事?”

        少女亚纪长的很漂亮,清纯动人,身材极好,年龄十八九岁,但没有上大学,在风俗店当女仆赚取佣金,这是家里每个人都知道的事情。

        陈俊一听,差点没把一口血喷出来,心底大呼,“rb对于性这个话题聊的太开放。”

        这点不同于国内的含蓄,令他有些难以招架。

        而且上次不就是在在亚纪洗浴出来的时候,偷瞥了两眼吗?怎么到她口里演变成那样了?

        “那就正常了。”柴田治点点头,一副老司机的口吻道:“你要知道,我们这些男子汉对于某些隐秘的地方总是怀有好奇的,这是天性,你无须要有负罪感。”

        柴田接着给他讲了许多青春期身体成长的事情,周围人也见怪不怪,没有制止与回避,又挑眉笑了笑道:“亚纪在这方面可以指导你很多,不是吗?”

        “当然!”亚纪舔了舔筷子,然后筷子指着他道:“凭借我的教导,在他成年前完成十人|斩的战绩不难。”

        斩你妹啊,这话题太歪了....陈俊猛一拍桌子,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到了他的身上。

        “伊藤害羞了。”众人笑的合不拢嘴。

        “这是我今天的成果。”陈俊一脸认真,拿开手,手掌底下是偷来的红色的女士钱包。

        所有人都静下来,亚纪也长大嘴巴,柴田治难以置信:“你之前不是怎么拒绝偷东西吗,而且怎么还偷得到钱包?”

        陈俊所在的家庭成员全都是小偷,柴田治虽有正经职业是工地工人,但闲暇时还会从超市偷货物过来,就比如家里的日用品大多是是他偷的,同居人信代虽是洗衣服的,但看到衣服有值钱的东西也会拿过来,亚纪和老妇人也不例外。

        原先的伊藤也被从小教导偷东西,但陈俊来了后,并不想不想干这一行,连着一个月没偷东西,柴田治也拧不过他,同意了。

        “我可没说我以后要要偷东西,只不过看某些人不爽,我可是要考上东大的男人。”陈俊大声回道。

        中二之语羞耻感爆棚,但为了转移话题他也是豁出去了。

        大家都善意被逗笑了,信代打开皮包,“喔!这里可有3万日元,可以弥补家用,这红色的皮包也很漂亮,我就要了。”

        “还有几张卡,柴田你明天处理掉吧,别贪心惹祸。”信代将里面所有的东西倒出来,摆在桌子上,几张卡丢给柴田。

        大家被里面的数额给震惊到了,这是足以抵消掉家里一个月生活消费。

        陈俊默默咽了一口饭,其实里面有七万日元的,他抽走了4万打算用于以后的不时之需。

        看着钱,亚纪收回了目光,向他伸出手,“就没有给我的东西吗?”

        这....陈俊躲不过,起身从书包里拿出一块可乐饼给她。

        见她脸色似有不虞,陈俊又放了一块在她手上:“一块不够?那多加一块总是够了的吧。”

        “你要气死我吗?”

        亚纪起身追着他,陈俊连忙跑,引得哄堂大笑。

        晚上入夜,陈俊进了他专属的小房间,里面空间极为狭窄,2平方米,还放了一张小小的矮桌,一个电灯泡,几本书和些玩具基本是这里所有的物件,没有床,睡的是地板。

        他盘腿坐在桌前,正考虑以后的赚钱的计划,像这样的生活,他能坚持但不代表他没改变的想法。

        偷?

        陈俊脑中一下子否定。

        偷窃是永远不可能偷窃的,就算穷死,饿死,他堂堂一个系统拥有者也不会去偷的。

        但有什么适合他这个年龄层的赚钱手段吗?

        目前他还对rb社会结构,习俗风俗等等东西没摸清楚,一时很难想出方法。

        算了不想了,处于青春期的身体渴睡发作,陈俊睡着了。

        第二天,相约唐泽雪穗上学,然后放学,去图书馆,日子就这样过去。

        有时候他也不想去,就直接乘电车前往城市中心繁华地带,权当是游玩。

        第七日,陈俊刚刚迈入家门,突然见到一道刺眼的手电光芒射来。

        他甩下书包,悍然拔腿冲向两百米外的那就破旧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