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网游小说 - 电影世界的旅者在线阅读 - 第47章 极致危机

第47章 极致危机

        “请等等。”

        陈俊好像没听到后面的声音,脚步继续。

        “请等等,小伙。”

        赤坂哲夫离开位置,叫住了他。

        “看来赤坂馆主做好了决定?”

        现在主动权在他手中,他并不慌。

        “爸爸,你怎么了?”赤坂理子不太明白父亲为何转变的如此快,不是分明答应她,要替她好好教训这个臭小子的吗?

        陈俊看了看理子,轻笑道,“看来你的女儿还有意见?”

        “不会的,我恳请伊藤同学能来帮助我。”赤坂哲夫伸出手,眼神示意理子离开。

        见陈俊欣然的握手,理子深深看了他一眼,随后乖巧离开。

        “我想我们可以讨论薪资待遇该如何解决了。”

        “你想要多少?”

        “你能给多少?”陈俊不肯透底。

        “10万日元!”

        “不行,30万。”

        “你抢劫你呢,小小年纪就狮子大开口,再给你提高一点吧,12万。”

        “不行,太少了,你看看我穿的衣服,我家里很穷的。”陈俊揪起一缕衣角,“我的底线最多能降低2日元。”

        “15万!不能再高了。”

        “你应该知道我会给道馆带来的价值,25万不能在降低了。”

        ......

        最终薪资定在20万日元,在这个90年代与办公室白领阶层的薪资大致相同,但是真要论起来,即便是家里工人阶级的柴田治和洗衣工信代两人的工资加起来,也不一定要比他的高。

        rb的阶级就是这么分明。

        当然在风俗店当女仆的亚纪或许可能会比他的高,但极为不稳定,再且听老妇人初枝说,她的性格也在那里不讨喜。

        所以说陈俊可能是那边工资最高的,之后两人草拟许多细则,谈了大半个钟头,签订半年的“卖身契”

        “你怎么还在这里?”

        推开门,突然冒出个头来,惊的陈俊差点没一拳挥过去。

        “这是我家道馆,我怎么不能在这?”赤坂理子凶道,“你刚才说了什么,把我爸给骗了?”

        “小公主,这叫骗?这叫狼狈...不合作双赢!”

        “如果不懂你爸的用意,多用功读书,别成天打打杀杀,女孩子当什么武道家?”拍拍她的肩膀,陈俊离开了。

        “你?”

        赤坂理子看着陈俊渐行渐远的身影,身体气的起伏。

        之后的日子就极为规律,陈俊会在闲暇时间,花大半天来到道馆假模假式的当学生,别人花钱上课,他上课领工资,可把赤坂理子给气得够呛。

        不过用他老爸赤坂哲夫的话来说,那就是演戏要演全套,一进来就大杀四方,扬名天下,那简直就是把顾客当作白痴耍。

        陈俊无所谓,反正工资照领,还能学到不少柔术,空手道,剑道知识与技巧,何乐而不为呢?

        并且通过赤坂哲夫的安排,在这两个月内,通过几场内部比赛,他的名声也在12——15岁的中级年龄层快速崛起,就连赤坂理子对他的态度也慢慢有所改观。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最近雨雪天气,注意路上,小心。”

        屋檐在滴水,信代抓住陈俊的手,搓了搓,摸摸他的脑袋。

        “好的,再见,我去上学了。”

        他点了点头,从她手中接过书包,装作要去学校。

        赚钱的事情他谁也没有告诉,谁会相信一个六年级的孩子会突然精通格斗?而且就算柴田他们不起疑心,这么一大笔钱财也不会由他保管。

        这笔积蓄陈俊是有计划的。

        至于学校糊弄也很简单,定期考试就可以,六年级的题目还难不倒他。而经常缺课也不是问题,柴田家里每一个成员都是经常需要偷东西补贴家用的,所以信代,柴田是知道他会缺课。

        倒不是说他们纵容孩子缺课去偷窃,而是生活由不得他们不偷窃,所以自小伊藤才被教导偷窃技巧。

        “对了,信代阿姨,少给他们洗点衣服吧。”

        “我最近从超市偷了一些护手霜过来,还有钱包,里面不少钱。”

        这些东西当然不是偷的,都是真金白银买的。

        信代是个不能生育的女子,所以小时候才把他从车里抱养过来,而她对他的爱没有半点折扣,连身世也没隐瞒他,以至于陈俊不用改变称呼,依旧用阿姨称呼。

        可即便如此,不代表他对她没有情感与感恩。

        走在路边,昨夜下的雪,渐渐融化,道路越发泥泞。

        陈俊看了看不远处的那栋公寓,走了前去,最近一直下小雨,是由他送雪穗上学。

        “雪穗?”

        喊了两声,敲门里面没有任何回应,他皱了皱眉,随即拿出雪穗给的钥匙开了门。

        房间里面依旧空无一人。

        雪穗的被子叠的很整齐,今天是周二上学的日子,书包还放在床上,喜欢读书的她不可能不会不上学。

        陈俊眼皮一跳,霎时心中一咯噔。飞冲到桌子旁边,从里面拿出手电筒。

        一开,灯没亮,原来里面电池没了。

        再跑到西本文代的房间,房门紧闭,没寻到什么线索,指甲插到肉里面,陈俊紧握双拳,眼睛发红:“你们找死!”

        他像是风一样冲出门去。

        此刻汪洋一般的愤怒填满了陈俊的胸膛,他万分后悔,当初为什么就没直接一刀了解桐原洋介。

        即便有人目击,有诸多漏洞,有警察追踪哪有如何,日后不能慢慢解决吗?

        逐渐丧失的理智令他否定了当初判断,这是极为危险的标志,哪怕他潜意识心理明白也不能阻止,可他脑海中仍旧紧绷着一根弦没松。

        桐原洋介会带雪穗去什么地方呢?

        心思急转,脑中电弧刺激急速,导致身体各处激素飙升。

        “关心则乱,陈俊,冷静!冷静!”

        “手术生死台你都没乱,这个时候你乱什么?”

        “呼吸,呼吸。”

        深深呼吸,大量的氧气与冷空气涌入肺部,令陈俊的精神不由一镇,不得不说,特殊的职业生涯与超乎常人的身体训练使得他在短时间内控制身体与精神。

        这描述上去容易,但做上去却是极难的。

        能做到情绪心理管控必须具有强大的身体基础或是经年经验训练,在生活中往往只有某些特殊职业能够做到。比如航天员,心率波动极少超过5个幅度以上,又比如从业十几二十几年的医生,哪怕是突然听到家里出了重大事件,那只拿着手术刀的手依然不会有任何变化。

        “脚印!”

        下雨天,路上泥泞不可能没有脚印,果然仔细查找,陈俊发现了三双特殊脚印,其中一个踩得很深,尺码较大,无疑符合桐原洋介微胖的体重。

        顺着脚印的指向,他这是去他家附近那栋大楼,就是原著中那栋楼,他原来探查的时候去看过。

        脚印很鲜明,没有被其他人踩过的痕迹,应该是刚刚走,还有机会,陈俊凛然一振。